十博官网登录-观众暂别影院的178天 电影业依然努力生长

  8月22日,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拉开序幕。这一天,也是中国影院复工的第34天。

  10年间,“到北京看世界最好的电影”,是影迷每一年的期待。虽因新冠肺炎疫情延期,但北影节一如既往为观众送上光影盛宴,300多部中外佳作在12个放映单元与观众见面,影展开票仅10分钟,72%的票就已售罄。

  也有一些改变悄然发生。比如,“北京展映”首次设置了线上展映环节。爱奇艺作为独家网络展映平台搭建北影节专区,上线250部左右影片,首次一次性上线约50部境内外新片,这在国内电影节展都是前所未有的大动作。

  相较于往年纯粹享受观影乐趣,今年电影节的参与者都带着深沉的思考而来,在关于“疫后电影业如何突围”的思想碰撞中,一些全新的机遇正在生长出来。

  电影人都动起来了

  疫情来袭之后,电影行业按下了“暂停键”,观众暂别影院长达178天,整个行业都在寻求突围。

  导演李安“云出席”了本届电影节的“电影大师班”,他坦言,疫情对电影行业的冲击也让他颇感迷茫。剧组拍片很难、影院经营也很难,更难的是,当观众已经习惯了在家看电影后,影业怎么办。在李安看来,电影人必须要创新拍片方式。

  在“十年·如影——北京国际电影节十周年主题论坛”上,《唐人街探案3》的导演陈思诚说,这次疫情就像是电影界的“灰犀牛事件”,但对世界的影响更不可估量。作为电影人,应该更宏观地去思考疫情给人类带来的改变。

  7月20日,电影院的大门重新打开,观众见到久违的大银幕,电影行业正在一步步复苏。近期上映的电影《八佰》,票房已破10亿元。

 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王中磊坦言,“7月20日,中国的电影院终于等来复工的一天,那一刻我们非常激动,我们愿意拿出自己优秀的影片,作为复工之后投入市场的电影。”

  王中磊说,其实当初作这个决定很困难,7月20日-8月14日,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内,电影复工率平均只有12%,最好的一天也只有15%。这个时候,投入非常大的制作,还是需要一些勇气的。

  王中磊说,《八佰》这部影片获得的成功,是很多人接力完成的,更重要的是由那么多对电影热爱、迫切需求电影回归的观众托举起来的。

  王中磊注意到,已经有四五部非常主流的电影宣布了“十一”的档期,在他看来,电影市场的恢复指日可待。

  互联网延伸和开拓电影业

  沙丹是网络上人气超高的影评人“奇爱博士”,也是北影节展映单元资深策展人。他在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专访时说,管虎导演的《八佰》,以及即将要上映的诺兰导演的《信条》等大片愿意进入到电影市场中,就意味着电影业整体“回暖”趋势已经非常明显。

  在沙丹看来,管虎、诺兰等导演的这些举动会在市场上起引流式的作用,他们取得很好的市场成绩后,后边很多大片都会跟进。

  沙丹认为,8月之后,整个中国电影业正在加速复苏。在国庆档,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《夺冠》等影片陆续上映,他预测,届时,中国电影可能会进入到真正的复苏期。

  一场疫情,给电影行业带来严峻挑战的同时,也造就了一些潜在的新机遇。例如“云观影”。

  本届电影节的“线上影展”开幕片《春江水暖》,以PVOD模式上线爱奇艺“超级影院”全网首播。在沙丹看来,通过互联网的力量,很多电影能够以更便利的方式跟观众们见面,像《春江水暖》通过网络形式和观众见面,有些中小成本电影也通过这样的方式展示了自己的能力。

  沙丹提到,从前,影迷必须“赶场子”参加影院的映后交流活动,现在不必那么费劲了,可直接打开手机通过微信群交流,无论几点钟,随时随地与影迷朋友们聊天。

  “互联网延伸了整个电影节,让电影节开拓到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。”沙丹相信,“混合型的电影节展形态”,也许会成为未来的主流。

  电影节催化行业复苏

  正值电影行业复苏的时间节点,10岁的北影节将发挥怎样的催化作用?

  沙丹认为,电影节不光是让影迷过瘾,更重要的是要发挥行业引领的作用。他举例说,“经典修复”就是电影节策展中的重头戏。这个环节不只是为了让大家看老电影,而是通过修复让经典有可能再度进入市场。

  此前,《海上钢琴师》《美丽人生》等影片通过修复之后再放映,获得很好的电影票房。

  在沙丹看来,作为中国电影修复中心,北京可以把全世界的电影修复机构都邀请来举办论坛,共同挖掘修复电影的市场。他特别强调,年轻的观众可能不习惯过去的电影形式,电影“修旧如新”,甚至可以改变画幅后,可能会吸引更多的年轻受众。电影的修复可以转变为一个更加具有产业价值的话题。

  对于电影人而言,电影节的意义之重更是不言而喻。

  《我不是药神》导演文牧野特别分享了他个人对“电影节”的特殊情分。文牧野回忆,他读书的时候,因为年轻,没有足够的资源去拍摄大电影,就把目标定在“先去电影节”。

  电影节让很多青年电影人树立起奋斗的目标,而不是漫无目的地拍摄。文牧野说:“我去了这些电影节之后,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嘉年华,电影不止是竞赛,‘节’带来的是快乐,我们学电影最重要的是在拍摄电影和看电影过程中,得到更多的快乐和感动。”

  文牧野感慨,电影节存在于电影行业里,是给年轻电影人、成熟电影人同场竞技的机会,同时也是给所有人提供快乐的地方,是一个“嘉年华”。

  导演陆川说,今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正好在全球疫情还没完全结束的时候举办,中国电影率先吹起复兴的号角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编辑:孙静波】